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這兩天頗有些不舒服。小腹一側很有些痛感,伴之以咳嗽,伴之以長年不斷的鼻涕,再伴之以近一月的眼腫而脫皮,這些的東西,疊加起來,就造成了這兩天的頗不舒服。工作的煩勞自不必說,這是每年的老例。偶爾寫一些東西,是從來不提及工作方面的事情的。便是先前的幾乎每天不斷的日記,也絕少寫記工作裡的事狀。因為,在自己看來,這都太瑣碎、太卑鄙。 雖則除卻聊以維持的薪資之外,也別沒有什麼大欲求,但先前的每到最後的一句“有苦勞沒功勞”的斷語,也確讓人窩火。說話的人也是太有水平,本來,一句可以聊且自慰的話,給他們一顛倒,就全盤否定了這許多卑微的勞苦。我常想練就一種如止水的心境,然而總不能夠,因為我的大半的時間,全委在了這些卑瑣的事情上面。雖不是我所心願,卻消耗了我的許多的生命,我縱有一些豁達,也還不到對自己的生命漠然的地步。但是,到得今年,我又看空了許多,真真是:“過一年長一歲”,現在我連這些也幾乎無所容心於其間了。反正每月的薪資不減,其他的,也不去想太多。 但因為這兩天的頗不舒服,又使我的心地很有些不平安起來。在疲勞到沒有法子的時候,也每每佩服超出現世的佛家,要模仿一下來試試。然而不成功。超然的心,是得像貝類一樣,外面非有殼不可的。而且還得有清水。我雖向來以做夢為逃路,卻又多為外事所驚擾,總在半夢半醒之間。這就很使我難安,因為無論哪一面,我都不得靠。我後來想:理想總在理想中,現實裡所有的只是現實。而已。 或許,對這現實看得愈清楚,就愈會迷茫,因為就看出了無路可以走。多覺知者當大無聊,有大希望也會大失落。把希望投給不知幾遠的將來,實在也不過一個自慰。這世上的逃路還很多,可以憎人,可以無謂,可以糊塗,可以如佛家的看空一切,但我想,最好不過無覺。據說,像螞蟻一般的蟲豸所結成的社會,是最完滿的社會,每一個個體都有著造物所加的“使命”,一旦它們出生成年,就“各司其職”,從無越俎,也不會如我輩的總不滿,總喜歡發牢騷。或者有一些覺也可以的,但一面又使造物給他許多生存的之外的難以脫除的欲求,以及維持這生存、滿足那欲求的煩難,從此使“疲於奔命”,也就不能顧及其他了。 現在看來,這理想也真是個可厭的東西,一如在那無法可想的鐵屋子裡亂嚷的人,使驚醒者來受這沒奈何的苦楚。先前,每有人問我,說是魯迅對我有著怎樣的影響,我的回說是:“他將我從無聊裡拉出來,使我看見了理想的光。”然而,現在,我究竟還是跌入無聊裡。想以遙不可及的希望,抗拒那無處不在的空虛,或許只能算是反抗絕望罷。 我先前因為心裡常懷著幾個自造的美好,總願意這世間能更好一些。每看到不平,也會生出探究原委甚而至於想要改變的意思。於是我就認真看、認真想,我曾經想看清這世界,改變這世界。然而,只消擦一擦已然迷濛的眼,澆些冷水在發熱的頭腦上面,往身邊上下四圍看來看去的看一看,就會看到,不單身邊的人事無法可想,連我自己,也是看不清、改不變。 然而我卻難以安住了。 別人的有意無意的評斷,只要還不損及自身,也無需在意。原想要維護的下面一些人的益利,因了“肉食者”的施壓以及他們自身的劣性,也可以拋開不管。但少有的幾個心以為好的人的沉落,卻多少在心裡掀起了些波瀾,但波瀾之後,是無聊。我們身處於“社會主義”國家,似乎早過了為環境所迫、生活所逼的時代,倘她們真是不幸為外力所推拉,我還可以因此找些憎惡,將滿腔的憤懣拋向它們。然而,我看到她們的快樂。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煩雜瑣屑卑鄙之事,消耗掉我許多年的幾乎每一天的大半,除了少許的薪資,沒有覺得自己為過誰,也沒有覺到別人為過我。 我不知道自己該維護什麼?君子成人之美,但須對手也是君子。我深知我心底裡的小人氣,但也似乎並沒有見過別個的君子。講階級的偉人告訴我們,應該從始至終站在“無產階級”、站在“人民”的立場上,但我分明又看到這所謂的“人民”,不過是“帶頭人”對擁護他們的民眾的集體稱呼。而所謂的階級,世界上只有兩個:有權階級和無權階級。一切人的生活的時代,也只有兩個:想依附權力而不得的時代;暫時依附著權力的時代。我看到一切人都向著權力看,因為,權力是獲得更多利益的最有效的手段。那麼,我該維護誰呢? 我還更不知道我對於我身邊的許多人們,該示以怎樣的態度?我不知道該對無理爭執者示以怎樣的態度?我不知道該對貪圖小利順手牽羊者示以怎樣態度?我不知道該對銷贓買髒者示以怎樣態度?我不知道該對一味擠壓下人者示以怎樣態度?我不知道該對貪得無厭者示以怎樣態度?我不知道該對無奈偷愛者示以怎樣態度?我不知道該對沉落而快樂的她們示以怎樣態度?我不知道該對我自造的美好們示以怎樣的態度?我還不知道該對自己示以怎樣的態度?但是,漸漸的,我知道了。我統統示以一個不過冷也不過熱、不太長也不太短、有深意而又無他意的淡淡的笑。 然而,我該對我的心示以怎樣的態度呢?我不知道;這許多的他們,許多的他們的別他時候,卻並不是這樣,那麼,我該對那別樣的他們示以怎樣的態度呢?我終於連我自己也不很清楚了。 那麼,還是走罷。但是,哪裡去呢?我明白知道,這世界並沒有所謂的“理想國”。“天下烏鴉一般黑”,那麼人呢?我也實在幻想不出還有別樣。佛說:“心淨則國土淨”,“能自淨其心,此土即是淨土”。或許我該追求自己的心淨罷。但我以為,此土不淨而心卻淨了,不過是無謂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目而已。 人為什麼要有理想,我先前的解答就是:它給人的向好之心以一個前走方向,一個最後的歸所。但是,我終於發現我們卻永遠不能去到。我才知道所謂的理想,不過是給無聊人以一個美好而又飄渺的夢,是人在這現世而又不滿於這現世的逃路之一端。做夢的人是幸福的;倘沒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因為,人生最苦痛的是夢醒了無路可以走。你看,唐朝的詩人李賀,不是困頓了一世的麼?而他臨死的時候,卻對他的母親說,“阿媽,上帝造成了白玉樓,叫我做文章落成去了。”這豈非明明是一個誑,一個夢?然而一個小的和一個老的,一個死的和一個活的,死的高興地死去,活的放心地活著。說誑和做夢,在這些時候便見得偉大。所以我想,假使尋不出路,我們所要的倒是夢。但是,萬不可做將來的夢。阿爾志跋綏夫曾經借了他所做的小說,質問過夢想將來的黃金世界的理想家,因為要造那世界,先喚起許多人們來受苦。他說,“你們將黃金世界預約給他們的子孫了,可是有什麼給他們自己呢?”有是有的,就是將來的希望。但代價也太大了,為了這希望,要使人練敏了感覺來更深切地感到自己的苦痛,叫起靈魂來目睹他自己的腐爛的屍骸。惟有說誑和做夢,這些時候便見得偉大。所以我想,假使尋不出路,我們所要的就是夢;但不要將來的夢,只要目前的夢。 但我還是決計要離走了。縱使尋不出路,我總得搏一搏。身下四圍的人臉早經看熟,如此而已,連心肝也似乎有些瞭然。總得尋別一類人們去,去尋為我所不曾得見的人們,無論其為畜生或魔鬼。而我也將要把我投入到別樣的人們中間,得到與現在不同的他人的臉面與眼色,看看自己究竟是個怎樣的貨色。 是的,我將在不知道時候的時候獨自遠行。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3月11日,日本大地震,大海嘯,接著是核洩漏,一連串的災難,引起了全世界人們的深切關注。 慈悲的中國人也不例外,立即派出了救援隊伍,送去了救災物資。這種以德報怨的舉動贏得了全世界的稱讚。 當然,還有一部分聰明的中國人更不例外,他們見微知著,居安思危,防患於未然,他們搶購食鹽,據說是因為鹽裡有碘,碘能防核輻射。 搶鹽的壯觀場面我是沒有看到,但在媒體上讀到了:“昨日中午,杭州鹽業公司,從巷子入口處到倉庫門前擠滿了板車和手推車,一輛輛車上都堆滿了鹽,擠出人堆的車子則向各方四散開去。” 中國人是最從眾的,最喜歡跟風,你搶我也搶,你煽我就動,於是釀成了一場搶鹽風波,造成了一些商店食鹽斷貨,造成了一部分人心裡恐慌。 好在中國政府及時出面避謠,好在中國食鹽充足,好在中國從容淡定的人越來越多,搶鹽風波很快就平息了。 對於此次搶鹽風波,我實在沒有什麼特別要說的,我不會像憤青一般罵中國人愚昧、醜陋、悲哀,我只當一個微笑看客。 在風波中,我看到了一些股神的陰謀。媒體曝光:“搶鹽潮”源起何方?浙江游資成為懷疑對象。昨日微博盛傳浙江游資炒作“謠鹽”路線圖:浙江游資週二週三在股市大量買入雲南鹽化等股票,週三晚間又以十元每袋的價格僱用老百姓到各地超市搶鹽,然後在22點左右通過網絡散佈消息。昨天成功將雲南鹽化拉至漲停,達到以小博大的效果。“路線圖”仍為傳言,但浙江游資成鹽類股票漲停推手卻是事實。 在風波中,我看到一些文人的小智慧。有網上流傳的對聯作證:日本是大核民族;中國是鹽荒子孫。橫批:有碘意思。還有一對:核寫的故事;無鹽的結局。不錯,有點意思。 在風波中,我還看到一些聰明人的悲哀。39歲的劉先生是安徽人,在蕭山一家器械廠工作,晚上9點左右,騎著自行車找鹽,在蕭山萬翔羽絨服廠附近,突然被一輛由北向南駛來的小貨車撞倒了。巧的是,撞倒劉先生的車主也是出來買碘鹽的。司機當即把劉先生送到蕭山中醫院急診室,半夜時分,劉先生又被轉送到浙醫二院急診室。接著進行了剖腹探查手術,切除了已嚴重破損的脾臟。開車買鹽的撞上騎車買鹽的,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 23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剛剛瀏覽器崩潰,打了半天的文字都沒了…… 寫了好多,都是在回憶本科的生活,不想再打一遍了。然後發現,我總是,喜歡給自己貼一個標籤,規劃一條道路,認為它是正確地,堅定不移地走下去,卻不顧自己是否喜歡,往往,錯過了路上的風景。 我應該讓自己變得有趣一點的,樂觀,獨立,堅強,有夢想,即使夢想很平凡。我好像又在給自己定目標了,只是,不要再定下一條必須的道路。 我會慢慢地去改變自己,去接受新的東西,尋找我所熱愛的。 既然喜歡看小說,那麼就讓它繼續下去,只是隨性一點,不要有空就強迫症地去看。 然後,找一找喜歡的電視劇,比如說,既然不喜歡老友記,就沒必要因為它經典就逼著自己。 背上背包出去旅行,我一直很喜歡的,可總是告訴自己,我太忙,我還有考試。接下來的日子裡,不要為自己找借口,想要旅行,那就去收拾行囊。 我一直喜歡舒緩的音樂,別的類型可以去聽聽,如果不喜歡,那麼就果斷的放棄。我聽歌一向不挑歌手,只憑著喜好,我覺得,這個習慣很好。 還有呢?我一直喜歡歷史類的書籍,那麼就挑一本喜歡的,細細品讀。 我仍然相信,依靠努力,會讓自己變得更好。否定自己,卻沒必要否定全部。 就算是隻貓,本就該為自己開心。

| 8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再過好多年,在白雲懸碧空的秋日,在夕陽戀紅葉的午後,當我重新翻開九月的這一頁時,依然會感受到潮濕的印痕。 ——愛玲 九月,儘是淅瀝的秋雨,仿若頑皮的孩子朝天戳了一個洞,再也流不完的眼淚,潮濕了空氣。身上的衣衫有些單薄,捲縮在車窗內,靜靜觀望,天依舊靜寂,如同此時的心,安靜的沒有一點聲音。 這個季節,秋雨連綿,給了文人墨客詩意縱生的想像空間,一些清愁便氤氳在文字裡,疼了眸,翻著滾,墨跡了畫面。始終是忙碌的,每日奔走在陌生的城市,天空依舊哭泣著,把鹹鹹的淚滴淋灑在髮絲上,有點冰涼。是啊,九月來了,只是這個九月,沒有暖暖的秋陽,奔波中的我,只是記住了一句話;謀生,是一個苦澀的詞。念叨這一句話,我已經在車窗內倦臥了三個多小時,一直喜歡淺淺淡淡的生活,喜歡獨處時,將一些記憶慢慢翻開,再深藏,因,我清楚的知道,一些輪迴裡的東西,都抵不過流年的掩埋,緊握時光流沙,飛揚了記憶,如同此時,車窗外的秋雨飛絲,點疼了楓葉,隱忍著被風乾…… 浮華煙雲,佇立在季節的末梢,只能選擇淺笑淡忘,回眸望去,那些深淺不一的腳印,鑲嵌在歲月的征途中,讓人不禁感慨萬千,在紅塵最深處遇見,誰又忍心遺忘?畢竟,你我單薄的雙肩,支撐不起歲月的亙長與厚重呵!隔開紅塵牽絆,還一個寧靜的天空,漸漸淡出這個文字的江湖,踏上九月輕霜,走遠,不想回頭…… 時間的年輪,碾過放空後的荒蕪,季節走的如此之快,一些擦肩的溫柔,時光深處那些淺笑嫣然的思緒,竟也開始泛黃,隨秋葉跌落了,自然的輪迴宿命如此,何況你我皆如流水浮萍呢?每每收到遠方好友的溫馨祝福,便再也走不進一種溫柔疼痛的境地,心已冰冷,溫暖不了你的世界,便遠離…… 其實,邁開的雙腿,是多麼的沉重,沒有人能體會,忽然也就明白了一個事實,之所以牽絆,是心底有不捨;之所以回眸,是因為相知的銘刻;透過層層霧霾,再也看不見所要的明麗,無端的便感傷起來,人生如此,總是孤單前行。 九月姍姍而過的痕跡,竟然每一個步履都如此潮濕!安靜的行走在雨中,任絲絲的冰涼浸心入肺,無傘的日子,呵護不了一份溫情,便坦然轉身,感動於天空清澈的眷顧,這樣,便可洗滌心裡厚厚的塵埃,雖然,換來如許多的冰涼,帶給雙肩的微微輕顫,這樣的瞬間,忽然想掉眼淚! 靜坐夜的端口,看時間流沙,拿一枚楓葉,用它硬硬的葉柄劃過季節的痕跡,風乾的東西終歸是生硬的,就像手中這枚葉柄,磨蹭著記憶的菱角,竟也如此的麻木,我想,是沒有疼痛的,就像午夜靜坐的我,淺淺的寫下一些文字,無關愛情,無關心情,只是這樣無端的。你我擦肩,相逢甚歡,時間之外,隔斷紅塵,愛恨情仇,是非恩怨,負與不負,毫釐之分。其實,相互洞穿的,只是心情。 季節,曾經一度的讓我癡迷,秋陽午後,便是微醉的心緒,清冽,溫情,一如這些淡遠的記憶。走出文字之外,不敢深深的觸及,哪怕輕輕地點撥,也便是狂瀾的翻湧。 隨九月走遠,守著自己,用一種慣有的堅韌。已經習慣了站在時間之外靜默,用一顆恬淡的心感知這個紅塵。這個九月,失去很多,也頓悟了很多,竟然不知該怎樣面對如此淡然靜寂的自己?這樣,也許是最好,跟季節同行,學會沒心沒肺的遺忘,讓一些感動一些溫情,隨季節輪迴慢慢淡薄,學會慢慢成熟,雖然,成熟是成長的痛,結出的厚痂。 文字也是有沙漏的,你知道嗎?美好在前,悲傷在後,流瀉著,心,便空了。記住了一些,遺忘了一些,一個眼眸,一個會笑,卻掩埋在文字的厚翳,凝成一滴淚,透明。 張小嫻說;開始的時侯,我們就知道,總會有終。 歎塵世,一幕幕煙花盛世綻放,芬芳入戲,艷裝登場,終也逃不脫散開煙涼,入戲認真的,盈眶的珠淚,依舊絮訴著一片片蝶落的不捨和無措,一場花事,便沒了結尾…… 愛玲說過;再過好多年,在白雲懸碧空的秋日,在夕陽戀紅葉的午後,當我重新翻開你的這一頁時,依然會感受到潮濕的印痕。 逐筆輕踏,氤氳著潮濕的心情,心底最柔軟的地方,所有的記憶清瘦一行,低頭走離,讓文字追趕。 此文臨別,呈上一句綿遠的祝福,流年亙長,秋夜薄涼,給自己披件外衣吧!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最近因為一部電視劇喜歡上一個男人——鍾漢良,其實更喜歡他所塑造的那個男人——慕容灃。不是小女生的仰慕,而是以一個女人的角度的欣賞。或許他做的某些事看起來很殘忍無情,但是人活在世上有自己的身份和責任,為了顧全大局必然會做出身不由己的抉擇,這是作為一個男人應有的魄力。如果他身邊的人換做是我,可能當時我也會很難接受,但是我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這也是愛的最好體現。 愛,是這個世界上最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它有時是最純粹的情感,有時是最誘人的美酒,有時是最傷人的弓箭,有時也是最致命的毒藥。愛情總是同時摻雜著幸福和痛苦,儘管這樣,我們還是會義無反顧,因為我們渴望愛情所給予的所有。那些與愛情有關的點滴是我們腦海最美的記憶,是我們心底最深的烙印。 愛情痕跡 16歲到20歲,花一樣的年紀,我把最單純、最美好的5年獻給了一個男人,一個最終因為一時寂寞而拋棄我的男人。對他,我付出的不僅僅是青春,幾乎將我所有能給的都毫無保留的給了,最後換來的卻是傷痕纍纍。有人說我傻,有人說我笨,有人說我蠢,這些我都不否認。但是,我不後悔,不後悔愛上這個男人,不後悔付出所有,不後悔傷痕纍纍。因為愛過,讓我更懂愛,我把我的所有都給了我的愛情。 一個肩膀,在我最需要依靠的時候出現在我身邊,一開始,我只想暫時停留一下,卻因為一個人熬得太累而戀戀不捨。這個男人為我學乖,為我溫柔,為我癡情;這個男人因我幸福,因我受傷,因我知足;這個男人讓我快樂,讓我不捨,讓我抱歉。作為一個並不奢望過於浪漫或是轟轟烈烈愛情的女人來說,平淡就是最窩心的幸福。令我感到滿足的是,這種幸福我曾得到過。 從沒想過他會和我的愛情有關,但是他卻真真實實地出現了,讓我震撼,也讓我不知所措。我以為他是最適合我的,我以為他很愛我,我以為我們會在一起,但是這些都只是我以為。他就像是夜空中最閃亮的那顆星,我為之仰望,卻更遙不可及;他就像是商場裡昂貴的寶石,我為之青睞,但更望而卻步。曾經想像和他一起的情景,曾經幻想與他享受的生活,曾經嚮往同他創造的未來,可那些如今都讓我失去了渴望。我從來都不屬於他的愛情,他能給我的只是一種類似愛情,但更像是比對別人更深的友情。愛過了,所以我並不遺憾。 我的世界曾因為愛情的出現而有了生氣,絢爛過、痛苦過、幸福過、受傷過 、甜蜜過,我想這樣已經足夠。如今在經歷了這些之後,我深深體會到,愛情本身其實單純、美好,卻因置身於現實中而變得複雜、深奧。 愛如此誘惑,但我卻已經不敢了…… 文章來源:何兵 立馬軍都 |趣味健康 |The Blog |曉陽 .視覺  BLOG |The Walk-Through |章立凡的風雨讀書樓 |《藝術創想》雜誌互動空間 |我們的《幻想1+1》 |香草咖啡00的BLOG |陳平:遊走在東西方 |ODIN'S一張密函 |出爐銀--葉傾城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嶺南的春天本來就不是特別明顯,因為冬天不會下雪,天氣不夠冷,沒有一種萬物歸藏的蕭殺,春天自然是少了一種萬物復甦的韻味,只是在元宵到清明的這段時節,天氣清朗了少許,樹木的新芽嫩綠了些,野外多開了些鮮艷的野花,小鳥的叫聲更悅耳一點而已,也許是與冬末和初夏的過度太自然了,春天總是不知不覺的溜過,只有在清明某日到野外祭祖拜山時,才有一種天色清淨、山水清秀的體會,在人們聚居的地方,連這體會也幾乎沒有感覺到,縱使哪家的陽台有花盛開,也習以為常,因為四季都有能開花的植物,四季也都有能鳴叫的小蟲,若非要指出嶺南春天的最明顯特色,濕暖的西南風也許算是吧,西南風該是從海上吹來的,濕氣很重,冬季的棉被要是還沒曬乾收成起來,此時總會變得粘濕,非常不想碰到它,白天的時候,西南風又會把人熏得想睡,也就是平時所說的春困,晚上又帶來了幾隻“西南風龜”,其實就是一種棕黑色的甲蟲,應該是金龜子家族的叛徒,長相比金龜子低賤很多,除了小孩子會捕捉來玩,大人應該是比較討厭它的,比如我就討厭它有二十幾年了。 各異的氣候和地理會培養出性格體格都差別甚大的人群,基本上的特點是北方寒冷地區的人們體格高大,愛喝酒,性格暴躁直爽些,南方溫暖地區的人們體格偏瘦小,愛喝茶,心思慎密精明些,好壞各自有論,這裡不提;嶺南地區是典型的南方地理和氣候,多丘陵,四季溫差變化不大,所以春天對人們來說,並不是特別值得珍惜的一個季節,本來春天就來得偷偷摸摸,再加上人們基本漠視了它,因此它走的時候也是偷偷摸摸,大概只是臨走時在高枝上放上幾隻大聲叫喊“知了,知了!”的蟬,乘涼的人們才會一閃念:哦,初夏來了,春天走了!倒是寒冷的冬天更受人們的歡迎,天氣一冷,可以圍著熱桌吃火鍋,鑽被窩,甚至說話時會呵出白霧也是一種特別的感受,所以說,物以稀為貴,這句話確實是錯不了的。 然而今年的氣候卻真出乎意料,似乎春天是沒有出現過的,四季輪轉本是自然的一個規律,規律失衡,確實是一件令人不快的事情,或者是不是今年大家都在唱:如果有一天,我老無所依,請把我埋在,埋在這春天裡……結果春天怕土地不堪重負,於是乾脆玩消失了,所以如果想明年夏天不太熱,希望汪峰再出一首《夏天裡》,估計炎熱的盛夏也會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玩笑罷,其實並不好笑。 只是,這個春天確實不來了,因為它已經過去,那麼就直接迎接初夏的熱情吧,每個季節都有它美麗的一面,眷戀春天,或者是一種錯誤的處世觀,就像總沉溺於回憶青春的日子一樣,不利於一個人的成長。 文章來源:blog |GTGT-郭濤的BLOG | blog |慈悲 | 靜電魚★星時空 |「牙」口不能無「顏」 | My l↑ttle airp★rt |依然是一個人 | 余中先blog |熊育群的部落格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還記不記得我是誰?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是否還像過去?   我必需堅強,但我做不到,我不屬於這兒,我只屬於你。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會不會緊握我的手?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會不會幫助我堅強?   我要尋找從黑夜到白晝的路,因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   請帶我走吧,我相信天堂裡定會有安寧。   請帶我走吧,我知道天堂裡不再有眼淚。   當這棟五層的樓房倒塌時,霜正在一樓的辦公室裡加班,吃著石給她送來的夜宵。   他倆是一對新婚數月的小夫妻,恩愛非常。石比霜大八歲,從三年前認識起便對霜如珠似寶地寵愛著。由於兩人不在一個城市,幾經努力仍無法調動到一個城市。直到半年前,石才辭去了工作,隻身到霜所在的城市。   霜有一份報表必須在明天上交,但因為搞錯了一個數據,使得總數一直對不上。不得不在晚上繼續加班,到了10點半卻還沒找出問題出在哪,於是打了個電話向丈夫訴苦撒嬌。於是石帶了夜宵來陪她的妻子,並和她一起查對著文件中的數據。見丈夫走進辦公室裡,霜滿肚的煩亂立刻煙消雲散。石,一直是她的支柱,在外人看來,她是位很能幹的女孩子,但在石前面,她永遠是個小女人。看著丈夫的英俊的臉龐,心情就像窗外的星空一般,燦爛無比。石憐愛的摸著她的頭髮,命令著說:"乖,去吃東西。我來查。" 於是霜乖乖的端著夜宵坐到石的對面,一邊吃著一邊滿含柔情地盯著他,他的臉,他的一切,是她永遠都看不厭的。她相信,只要丈夫出馬,這事上便沒什麼辦不到的事。果然,不到一刻鐘,石便找出了那個錯誤,正微笑著想調侃他的妻子幾句。而就在此時,這棟早在一年前便說要拆而勉強使用至今的辦公樓,似乎在此時再也承受不起負荷,竟毫無徵兆的轟然一聲倒塌了。幾秒鐘之內,兩人便被埋在了廢墟之中。不知過了多久,當霜從昏迷中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一時竟不知身在何處。身上壓著一條空心水泥板,但運氣不錯,這條水泥板的另一端卻被另一條水泥板支撐著,只是壓在她的身上令她無法動彈,卻不會令她受傷。剛才的昏迷是因為有東西砸在了她的頭上,另外腿部不知道是被什麼砸到,骨頭似乎斷了,並好像在流血,但因為板壓著,她摸不到自己的小腿。肩背處也有痛感,一摸也在流血。   "石!石!你在哪?"霜猛然想起了她的丈夫,叫著。沒有反應,她怕極了,嚶嚶哭泣起來。   "霜,我在這。你怎…怎麼樣?有…有沒有…受傷?"石微弱的聲音從她邊上傳了過來。她記起來了,在倒塌的一瞬間,石是撲過來一下壓在她的身上的,但現在怎麼會分開,她已經想不起來了。   "老公!你…你怎麼樣?!"霜聽著丈夫的聲音大異平時,驚恐地叫著。   "我沒事。只是被壓著動不了。"石忽然平靜一如平時,說著:"寶貝,別怕,我在這,你別怕!"霜感覺石的手伸過來碰到了她的臂,急忙用手緊緊地抓著。石握著霜的手,有些顫抖,但有力,令她的恐懼頓時減輕了許多。   "我的小腿好像在流血。。"霜繼續說著:"一條石板壓在我的大腿上。老公,我們是不是要死在這了?"   " 怎麼會呢?一會兒就會有人來救我們了。"石緊了緊握著妻子的手:"用我的領帶綁住你流血的腿,夠不著小腿就綁大腿,越緊越好。"說完抽回手,將領帶遞了過來。霜照丈夫的話,把流血的腿給綁住,但由於力氣不夠,並不能有效的止住血流。如果沒人來救他們的話,豈不是流血都會流死了嗎?霜恐懼的想著。   再伸過手緊緊的拉著石的手,只有這樣,她才能不那麼害怕。她突然覺得丈夫的手在抖,難道石也在害怕嗎?這時,不知道從哪傳來一聲老鼠的叫聲,霜尖叫了一聲。她生平最怕的就是老鼠,現在這情形,老鼠就算爬到她頭上,都無力抗拒。   "老婆,別怕。有我在呢,老鼠不敢過來的。過來我就砸死它!"石知道霜在怕什麼,故意輕鬆的說著:"老天故意找個機會讓我們患難與共呢。你的血止住了嗎?"   "沒有,還在流。"在石的玩笑話中,霜也輕鬆了不少:"唉,死就死吧。反正你跟我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   霜想起了三年前和石認識的情景,那是她大學最後一年的實習期,在石所在的城市的一個公司裡工作。有一日,兩人在一部電梯裡偶遇,石的臉上充滿著驚艷的神色,霜彷彿視而不見。只有兩種男人能引起她的關注,一種是聰明的,另一種是英俊的。而在電梯裡呆望著她的男人,霜在他英俊的面龐裡明顯地看出了智慧。似乎很玄妙,但後來的瞭解也證明了她看人的眼光,石無疑是一位極其聰明的男人。但只有對著她時,才會顯出些傻樣來。霜想著想著,幾乎快要笑出聲來。有一次,霜的肚子痛極,倒在床上臉色煞白。石坐在她的床邊,心痛使得他的臉色比她還白。他脫去外衣,躺在她的身側,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裡。一絲一絲的溫暖從他的身體傳至她的體內,她沉醉在他的懷抱中,竟忘了那本是難以忍受的痛楚。愛情的力量,有誰能解釋的清楚呵。   兩人靜默著,都知道除了等待之外,他們毫無辦法。霜感受著丈夫的手,繼續想著以前的往事。其實從嚴格意義上說,是她追的他。那次邂逅後,她便終生不悔,而石卻一直以為是他在苦追她,這傻子哦,我不給你製造機會你怎麼追啊,霜微微的笑著想。   兩人在不同的城市,彼此的父母也都不是很贊成,但他們心裡都知道,這一生只會愛對方。這種愛,只有當事人才會明白。在漆黑一團不聞一點聲響的廢墟裡,霜卻沉浸在回憶中,柔情似水地輕聲對丈夫說:"石。。我愛你!"石緊了緊握著妻子的手作為回答。霜繼續回想著以往的點點滴滴。石每隔幾分鐘便會跟她說話,使她不感害怕。但是,她想睡了,感到很睏倦。   "石,我累了,我睡一會兒……"霜低低的說。   "不能睡!!"石大聲的喝道。反應如此強烈令霜吃了一驚。石緊緊的握著霜的手,說:"聽我說,你要控制自己,千萬不能睡!你在流血,睏倦不是因為疲累,而是因為失血,如果睡了,就不會再醒!知道嗎,千萬不要睡。跟我說話。"   霜想控制睡意,但那種強烈的睏倦,卻似乎抵擋不了,真想就此沉沉睡去。石不斷跟她說著話,說起以往的點點滴滴,真想睡,真想讓石閉嘴,但她似乎連說話的力氣都使不上來。她迷迷糊糊的聽著,一直處在半昏半醒之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聽到那外面有一聲沉悶的敲擊聲,終於有人來救他們了!她興奮地握緊丈夫的手,叫道:"你聽,有人來了!有人來了!!"石的手卻鬆開了,傳入她耳邊的是一聲似歎息似呻吟的聲音。她也終於昏迷了過去。   這棟樓倒塌是在深夜,沒有人想到會有人在裡面。直到早上,城建處才有人來勘察,才聽到附近的人說昨晚似乎看到有間辦公室一直亮著燈,但不知道有沒有人。在查詢了在這樓裡的單位的人員後,確定了霜在樓房倒塌時在裡面。於是通知了110,醫院急救中心和建築隊,組織人員搶救,並有相關領導迅速到場指揮。   搶救是順利的,當挖開一塊一塊的水泥板,撬開一根又一根的鋼筋後,施救人員首先發現了石。當抬他上來時,石的神智還是清醒的,他拒絕現場醫護人員的救治,並不肯上救護車,躺在廢墟邊的擔架裡,嘴裡不斷喃喃的說著:"救她……救她……"在場的一位經驗豐富的醫生當看到石時,已經知道無救了,也不勉強將其抬上救護車,因為可能稍一移動便是致命的。只示意護士給他輸血,但針管插入後血已輸不進去了。他的嘴邊不斷溢著血,這是內臟受了嚴重外傷的反映,估計是肋骨斷裂後插入。一隻手已經斷了,斷裂處血已停流,兩條腿的骨頭也全是粉碎性骨折。致命的是,從他的臉色中看出,血幾乎已經流盡了。令這位醫生奇怪的是,按這種傷勢是不可能堅持到現在的。   石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施救人員的舉動,很快昏迷中的霜也被救了出來,石轉向了醫生,眼光裡竟流露出乞憐的神情,嘴裡已經說不出話來。醫生現在有點明白為何他能堅持到現在了,給了他一個安慰的眼光,迅速走到霜的身邊給她作了一些檢查和必要的治理,然後讓救護人員將她抬上救護車,回到石的身邊,蹲下身來看著他急切的眼光說:"你放心,她沒有生命危險,也沒有嚴重的內傷,失血有點嚴重,但沒關係,救護車上就有輸血設備。"   當聽到醫生的話時,石剎那間似乎繃緊了的眩一下放鬆了,便委頓了下去,眼光追隨著抬著霜的擔架。醫生不忍的看著,轉頭叫抬擔架的人給先抬過來,將霜平放在石的邊上。在場的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這裡,偌大的一塊地方,沒有一個人發出一點聲音。石用著生命的最後一絲力氣,依戀地看著霜,看著他深愛著的妻。那眼光流露出疼愛,流露出萬般的不捨,深深的看著,彷彿要將她的影像永遠映在眼裡。他竭盡力想將那只沒斷的手抬起來,但只能使手指微微動了動,醫生噙著淚將他的手蓋在了她的手上。石張著嘴,似乎在說著什麼。一滴淚,從他的眼裡流了出來,而淚卻使他的眼睛模糊,他想看她,他想看著她啊!醫生懂他的心思,抖著手替他抹去了那滴淚,但他的眼睛大張著,卻永遠也看不見他的妻子了。他走了。   只有看過石的傷勢的這位醫生知道,為了妻子不感恐懼,為了他深愛的妻子不因失血致死,在生命的最後關頭,他硬是抗拒了死神幾個小時,他受的傷,是要忍受幾個小時生不如死的痛楚啊。上了年紀的醫生也再控制不住,為這位素不相識的人老淚長流。邊上的幾個小護士,早已失聲痛哭。   直到霜的傷勢全部復原後,她的父母和哥哥才將石的死訊告訴了她。當明白這是真的時,霜以妻子的身份要來了石的死亡通知和病歷。她一字一字的看著,臉上的神色很平靜,令她的家人都鬆了一口氣。她哥哥說:"聽在場的人說,妹夫在走之前,曾經跟你說過什麼,但只有那位老醫生聽到了。"她一言不發,獨自出了病房,她的母親在她身後跟著她,見她徑直走進了那位老醫生的辦公室,坐在他的對面。   老醫生見是她,微笑地說:"你的傷好了?還該注意休息,不該到處亂跑的。"   "我丈夫跟我說了什麼?"她直視著醫生,語氣大異平時,連起碼的禮貌也不顧了。   她此刻只想知道石跟她說了什麼,不想寒暄,不想說廢話。   老醫生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但瞬間便理解了她。盡量的和緩的說:"他那時已說不出話了,口腔裡的水份已不足,所以我只能看到他的口型。"霜也不繼續問,只是仍舊盯視著他。醫生歎口氣,似乎回到了當時,神情也變的很悲慼,說:"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當時他看著你,說的是:『我愛你』,然後就……"   霜沉默著,臉色變的雪一般白。醫生正想著怎麼安慰她時,只見她一張口,竟噴出了一口鮮血。   半年多過去了,霜的父母將她接回了家住。在這半年,她沒有跟人說過一句話,也彷彿所有人都不認識。給她水,她就喝,給她飯,她就吃。其餘時間便坐在自己房間發呆,或對著掛在家中的石的遺像喃喃的說著話。   看著自己的女兒成了這副樣子,霜的父母在半年裡似乎一下老了十歲。所有醫生對霜的病症都搖頭,也去看過心理醫生,但不管醫生跟她說什麼話,她都是完全沒聽到的樣子。   就這樣又快過了半年,霜的哥哥的小女兒來外婆家吃飯。六歲的孩子看著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姑姑,拉著她的手也沒反應,不禁急了:"姑姑,姑姑!你以前說要帶我去公園玩的,你騙人!"外婆外公拚命的打眼色,但那孩子哪去理會,繼續嚷道:"還有姑父,他也答應過我的,哼,全說話不算話!"聽到"姑父"兩字,霜渾身一震,在她的身邊,沒有一個人敢提石,這是她快一年第一次聽到有人提到他。竟也拉著小侄女的手說:" 姑父答應過你的?好,我馬上帶你去。"   霜的母親第一次聽到她跟人說話,不由激動的哭了起來。霜的父親馬上想到女兒的病情可能有轉機了,竭力壓抑著顫抖的語氣,平靜的說:"那好,霜,你就帶她去吧。"   在公園,小侄女牽著姑姑的手,張大眼睛問道:"姑姑,姑父呢?爸爸說他去了很遠的地方,但我又聽見他跟媽媽說下星期是姑父的週年,要去祭他。姑父是死了嗎?"   "姑父死了?嗯,是吧。"霜若有所思。   小侄女來後的幾天,霜明顯恢復了許多。跟父母不斷的說著話,但他們都迴避著石這個話題。到了石的週年這一天,中午母親去叫霜吃飯時,卻發現霜不在家裡。正狐疑時,兒子的電話來了,霜在石的墓前。   當父母趕到時,只見霜靠坐在墓碑前,穿著結婚那天穿的禮服,眼睛閉著但嘴邊卻帶著微笑。她的哥哥和嫂子站在她的前面,眼睛都已哭得紅腫,霜的母親一下便暈了過去,父親渾身顫抖著走近,看到幕碑上霜用血寫下了幾句話: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還記不記得我是誰?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是否還像過去?   我必須堅強,但我做不到,我不屬於這兒,我只屬於你。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會不會緊握我的手?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會不會幫助我堅強?   我要尋找從黑夜到白晝的路,因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   請帶我走吧,我相信天堂裡定會有安寧。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保證家庭第一   1984年,參議員保羅·桑切斯被診斷出患了淋巴癌。為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更長一些,他放棄了名望甚高的工作。正像一位睿智的朋友所說,沒有人希望臨終前在辦公室度過更多的時光。你可以掙得生活所需,解決財務上的問題甚至富裕繁榮但並不一定就要你去扮演工作狂:沒有時間去玩玩遊戲、修繕籬笆,或者停下腳步嗅一下玫瑰的芳香。   總之,無論是傳統家庭還是現代家庭,家庭的意義都跳不開同樣的意義:一家人相聚相守,讓生命繁衍下去。   選定生活方式   馬克記得50年前的一段經歷。當時,他和奶奶到了一片海灘。他迫不及待地撲進大海,奶奶則一點一點地向水中邁進。她撩起水,先撩向胳臂,又撩向身體的其他部位。奶奶在適應水溫的變化。馬克瞬間就做成的事情,奶奶卻似乎用了整整一生。故事包含了許多內容。你可以把它理解為給自己的未來增加保險係數。下水之前,你先要清楚自己會遇到什麼,以便在事情來臨時胸有成竹,而且有逃脫的方法。做出改變生活的積極決定之前,你需要理清事情的輕重緩急、權衡選擇的利弊。   養成創業習性   想獲得成功,你就要養成創業的習性:多才多藝、靈活自如、善於推銷自己、精於個人理財、排定事情的優先順序,而且時刻準備著棄職而去。今天的員工需要有跳槽的心理準備。平均來說,跳槽常常是4到8年一次。   將你的創業念頭付諸實施前,先經營一兩項小產業,對你來說,是一種很好的歷練。它對你的起步、經營、經驗積累都有很大幫助。我們把它看作你手中的王牌。你可能因為喜歡手中的王牌而辭掉工作,也可能為工作的轉換做好各種準備。   節省每一分錢   也許你不相信,節省小錢是值得的。小錢雖小,增加的速度卻很快。假如每天你都成二倍地往儲蓄罐裡丟硬幣(第二天,兩個;第三天,四個,八個;一直持續下去),到月底,你的儲蓄罐將昂貴無比,因為,裡面已經是500萬美元 5億分的硬幣。隨手節省幾分的硬幣,能給你帶來多麼巨大的財富。   如果我們充分運用積攢的每一分錢我們照樣可以滿足生活的基本需要,和心中廣博的慾望。   投資你的債務   有一則故事到處流傳:當聲名浪藉的威利被問到為什麼要搶劫銀行時,他回答道:因為這裡有錢。威利可能是個惡棍,但不是個笨蛋。他選對了目標。不過如能夠到銀行裡投資,而不是到這裡搶劫,事情當然會好些。   負債相當於財務上的俄羅斯輪盤賭槍膛裡上滿了子彈!你永遠不知道,哪一天失業、醫療危機、離婚,甚至漏雨的屋頂,就會引發你的財務危機。所以,讓債務降到最低是最明智的做法還有另外一個理由:你可以為自己省下一大筆財富。   規劃理財前景   假定你的財產沒有巨大的增加、工作生涯中也沒有什麼一流的投資,但你仍將掙到一筆財產。比如說你和愛人都年方25歲,你們家的收入和普通的美國家庭一樣每年掙到最新估計的數字54910美元。如果你們二人都工作到65歲,即使你們的收入從不增加,也沒有過分的生活費用,到頭來,你們的收入將超過200萬美元。如果你的薪水以3%的比例逐年增長,最後你的收入將超過400萬美元。還說什麼呢?你成了百萬富翁。   那麼,你如何利用這些錢呢?聽任它點點流失,還是善加利用?最好的理財設計師,是你自己。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水燒開時,水蒸氣泡升到水面,就立即爆破,不會積聚起來,水面的高度不會升高太多,水就不會溢瀉出來。 粥燒開時,由於米粒的澱粉和水混合變成糊狀,增大了粥的粘性,引致水蒸氣泡不易爆破,一直積聚在面上,愈堆愈高,就從煲蓋溢瀉出來。把煲蓋掀開,用筷子承著使蓋與煲離開一段距離,利用空氣冷縮氣泡,就可以減輕溢出的程度。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